如何看待美国之“乱”

2020年06月02日
正文2143字,读完约需4分钟。

 

明尼苏达州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因遭警方暴力执法而死亡,引发全国性抗议活动。全美数十个城市都在上演抗议示威活动,混乱、破坏和暴力席卷了整个国家。警察和抗议者在很多城市发生冲突,全国各地已有数百人被捕。至少75个城市发生了抗议活动,20多个城市实施宵禁。这是自1968年马丁·路德·金遇刺以来,全美第一次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国民警卫队士兵被派驻到亚特兰大和明尼阿波利斯,加州的军队则进驻了洛杉矶。

 

一名抗议者举着弗洛伊德的照片。
(图片来源:环球网)

 

种族主义问题是美国社会的“痼疾”。此次事件看似偶然,实则也是美国政治和社会生态下的一种必然。这其中,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人死亡是引爆事件的导火索,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简称“疫情”)蔓延、经济萧条和特朗普的种族主义倾向及言论是激化矛盾的“催化剂”,而美国的历史文化与政治经济制度则是问题的根源。

 

此次事件与“阿拉伯之春”极为相似,表象是社会治理问题,根子却是政治经济中的结构性矛盾。说白了,美国这场史上罕见的全国性骚乱不是乔治·弗洛伊德一个人“不能呼吸”所引发的,而是少数族裔等弱势群体在美国制度之下长期“不能呼吸”所导致的。以此次美国疫情为例,黑人无论是在感染率、死亡率还是失业率上,都是首当其冲的“受难者”。而这种日积月累的不公也有如地下岩浆一般在美国社会中不断积聚奔流,只要出现一个“突破口”便会喷涌而出。而“弗洛伊德事件”就是这样一个“突破口”。

 

目前看,这场波及全美的抗议示威和骚乱至少会造成以下三方面影响:首先,特朗普政府的复工计划将被打乱,美国经济将会遭受更大冲击。在美国疫情渐趋缓和、经济重启逐步推进之际,示威骚乱意外搅局,极有可能导致疫情再次暴发,进而迟滞美国各州的既定复工计划。加之中美关系紧张、全球经济不振,美国经济复苏的前景将会变得更加暗淡。其次,示威活动将令特朗普深陷政治矛盾之中。特朗普竞选的基本盘是具有反移民和种族主义倾向的白人中产阶级。正因如此,特朗普才迟迟未对“弗洛伊德事件”发出谴责、表明立场。但他所采取的这一态度显然受到了国内舆论的严重质疑。美国主流媒体称其不当言论是“火上加油”,加剧了种族对立情绪。一些黑人政客和名人也纷纷向他开炮,指责其纵容种族主义。继疫情防控不力之后,美国国内对特朗普领导能力的质疑声又迎来了一个新的高潮,并给特朗普竞选连任投下了又一层阴影。第三,事件严重损伤美国的国际形象。示威活动爆发后,特朗普的一系列表态及军警的镇压行动揭去了美国所谓“自由、民主、平等”的“遮羞布”,也让人们看清了美国的另一面和内外有别的“双重标准”。目前抗议活动已经蔓延到了伦敦、柏林等多个欧洲城市。特朗普政府对外“退群”、对内“镇压”之举令“山巅之城”的形象严重受损,并将进一步削弱美国的软实力。正如《华盛顿邮报》所言,美国的盟友认为,在全世界寻求团结、共同控疫之际,特朗普正在进一步让出美国的领导地位。

 

当地时间6月1日晚,美国总统特朗普就“黑人之死”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讲话称,他将援引1807年的《叛乱法案》,动员全国各地的军队,“迅速解决问题”。
(图片来源:CNN)

 

尽管这场示威和骚乱折射出的是美国内部的根本性矛盾,但尚不至于对美国造成根本性的打击。原因有三:其一,抗议活动缺少强有力的政治领导。美国国内事态之所以发展到这个地步,本质上还是美国统治集团基于选举利益的内斗。参与抗议示威活动的除了普通民众外,还有组织松散的“极左”势力以及趁火打劫的黑人黑帮,这一群体属于典型意义上的“乌合之众”。其行动既没有纲领指引,也没有核心领导,基本只是基于泄愤和满足私利。如此,也就不可能对美国的政治体制和根基构成冲击。其二,美国联邦和地方政府对类似事件有丰富的应对经验。种族主义问题是美国社会的“老大难”问题,由此引发的暴乱在美国历史上也曾多次上演,美国政府在应对流程和手段上早已是“驾轻就熟”。如果事态继续恶化下去,特朗普政府必然会调整应对策略。实际上,特朗普将“极左”组织“Antifa”定性为“国内恐怖组织”,就是想利用美国社会对恐怖主义的“心理阴影”来争取民众支持,之后再分而治之。其三,暴乱得不到民意的持久支持。从美国近现代历史看,其社会主流价值观和大多数人可以接受和平示威,但反对以极端暴力的行为表达诉求。从洛杉矶等地发布的紧急状态令的内容看,其一方面表达了对反种族主义立场的支持,另一方面也对暴力行为与和平示威进行了区分。事实上,一些黑人抗议者借机进行打砸抢,不仅坐实了不少美国人根深蒂固的“黑人是高犯罪率群体”的印象,也大大降低了示威活动本身的正义性。

 

基于以上分析,中国在就该事件对外表态时需拿捏好分寸,摆正立场和姿态。首先,要直指矛盾问题的根源,对美国社会内部长期存在却始终未能得到妥善解决的种族主义问题表示关切,督促美国政府进行系统性的改革,以确保少数族裔群体能够得到公正的待遇,维护他们的人权。其次,将美国政客把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的做法与此次事件进行关联,指出其背后的种族主义思想根源,以及此举对包括华人在内的美国亚裔群体可能造成的伤害。第三,申明反对通过暴力手段表达诉求的立场,呼吁美国示威民众保持冷静,以减少对社会秩序的冲击和破坏。根据事情的是非曲直决定我们的政策和立场,才能站稳道义的高地。

 

 

太和智库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
国以人兴,政以才治。太和智库,关注时代需要。
微信公众号:taihezhiku